紫薇花对紫微郎的紫微郎

我来帮TA回答

一架荼蘼满院香,钟鼓楼中刻漏长。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薇郎...

不知道楼主指的是不是白居易的《紫薇花》
丝纶阁下文书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。
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微郎。

曾对紫薇郎的紫薇花什么典故

紫薇花对紫微郎(簪花解语)紫微,古代天文学中指紫微星垣,自汉代起用来比喻人世间的帝王居处,即指皇宫。唐代,中书省设在皇宫内,是国家最高的政务中枢,故“开元元年,中书省回紫微省,中书令日紫微令。” 碰巧,紫薇花名与“紫微”音同,字形近同,仅于“微”上多一草头,加之紫薇花所具有的独特魅力,于是紫微省名立后,紫薇花遂被移植省中。过了几年,紫微名被废弃,复称中书省,但紫薇花却早已在宫中扎下了根。 中书省易名紫微省,中书令易名紫微令,虽时间不长,却成为历史掌故,以致后来凡任职中书省的,皆喜“紫微”称之。唐代诗人杜牧当过中书舍人,人称“杜紫薇”,南宋诗人吕本中亦当过中书舍人,他的诗话著作就题为《紫微诗话》。大诗人白居易也任过中书郎,并写有紫薇诗:“丝纶阁下文章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;独坐黄昏谁是伴?紫薇花对紫微郎!” 我国是紫薇的原产地之一,并且自古就是世界上的栽培中心。紫薇为千屈菜科紫薇属医学落叶乔木,为阳性树种,喜光,温暖气候、肥沃土壤,耐阴,耐旱,忌涝,抗寒性强,北方也可露地越冬。 古时人们认为紫薇以花色紫者正宗,故称紫薇。《学圃余疏》说:“紫薇有四种,红、淡红、紫、白,紫却是正色。”紫薇花期长,宋代杨万里咏紫薇花诗云:“似痴如醉弱还佳,露压风欺分外斜,谁道花无百日红,紫薇长放半年花。”诗讲的明白,紫薇从农历五月间开始着花,持续到九月,约有半年之久,所以它又有百日红的别名。 《广群芳谱》对紫薇评价很高,说它:“一枝数颖,一颖数花,每微风至,夭娇颤动,舞燕惊鸿,未足为喻。唐时多植此花,取其耐久,且烂漫可爱也。”紫薇确实可爱,人若用指甲搔弄紫薇的树身,树的枝枝叶叶就会轻微地颤动起来,好像动物一般有怕痒的感觉,所谓:“薄肤痒不胜轻爪”,因此,人们又给它起了怕痒树、痒痒花的名称。清代有词这样写:“一树瞳胧照画梁,莲衣相映斗红妆。才试麻姑纤鸟爪,袅袅,无风娇影自轻扬。谁凭玉阑干细语?尔汝。檀郎原是紫薇郎。闻道花无红百日,难得。笑他团扇怕秋凉。” 对清代陈其年定风波词,著名文学家、园艺学家周瘦鹃评说;“上半阙还不差,而下半阙来了个紫薇郎,就感到减色。” 因紫薇花与紫微官署有密切联系,因而诗人就常常将其与官扯到一起,誉称其“官样花”。宋代大诗人陆游《紫薇》诗就讲:“钟鼓楼前官样花,谁令流落到天涯。少年妄想今除尽,但爱清樽浸晚霞。”诗人青年时期被皇帝召进京城,赐进士出身,但后来被贬出京师,仿佛流落天涯的紫薇花,看多了官场的风风雨雨,早年的理想抱负,早已销蚀殆尽,只是喜欢酒杯中晃动的晚霞般的花影了。 紫薇寿命长,可活500年以上,仍繁花似锦。至今昆明、苏州、成都都保存有500—700年的古紫薇。不仅如此,紫薇全身都是药,其性寒味微酸,有清热解毒、止痢、止血、止痛功用,以根、叶、花入药,全年均可采集。俗话说,牙痛不是病,痛起来真要命,挖掘些紫薇根,洗净,和瘦猪肉一起炖煮,30克紫薇根配100克猪瘦肉,煮得烂烂的,当菜吃,几天后,牙就不疼了。 人有人缘,树有树缘,由于紫薇树形优美,花色艳丽,花期较长,适于种植在建筑物前、庭院内、道路旁、疏林和草地边缘。也可成片成丛种植,宋代梅尧臣对此颇有感慨:“禁中五月紫薇树,阁后近闻都著花,薄薄嫩肤搔鸟爪,离离碎剪晨曦霞。” 也许正是紫薇这种独特的“性格”,也就有了“人性”,不信,请听听李渔的评述,别人不信,我倒信了。“人谓禽兽有知,草木无知,予曰:不然。禽兽草木尽是有知之物,但禽兽之知,稍异于人,草木之知,又稍异于禽兽,渐蠢则渐愚耳。何以知之?知之于紫薇树之怕痒,知痒则知痛,知痛痒则不知荣辱利害,是去禽兽不远,犹禽兽之去人不远也。人谓树之怕痒者,只有紫薇一种,余则不然。予曰:草木同性,但观此树怕痒,既知无草无木不知痛痒,但紫薇能动,他树不能动耳。人又问:既然不动,何以知其识痛痒?予曰:就人喻之,怕痒之人,搔之即动,亦有不怕痒之人,听人搔扒而不动者,岂人亦不知痛痒乎?由是观之,草木之受诛锄,犹禽兽之被宰杀,其苦其痛,俱有不忍言者。人能以待紫薇者待一切草木,待一切草木者待禽兽与人,则斩伐不敢妄施,而有疾痛相关之义矣。” 之所以引用李渔这段文字,是觉得值得一用,正所谓世间万物皆有情感,万不可轻视,皆须善待,才能合睦相处。这些年来,人做了许多不善之事,又怎能得到一切草木、禽兽的善待呢?而今,人正在改变自己以待草木、禽兽的态度,再过若干年,也就又能与自然界的其它物种共存共荣了吧

白居易描写紫薇花的诗有哪些

白居易·关于紫薇花的古诗(共3首)
1.《紫薇花》唐朝·白居易
丝纶阁下文书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。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微郎。
2.《紫薇花》唐朝·白居易
紫薇花对紫微翁,名目虽同貌不同。独占芳菲当夏景, 不将颜色托春风。浔阳官舍双高树,兴善僧庭一大丛。 何似苏州安置处,花堂栏下月明中。
3.《见紫薇花忆微之》唐朝·白居易
一丛暗淡将何比,浅碧笼裙衬紫巾。 除却微之见应爱,人间少有别花人。
白居易简介
白居易的诗词曲代表作
白居易(772年—846年),字乐天,号香山居士,又号醉吟先生,祖籍山西太原,到其曾祖父时迁居下邽,生于河南新郑。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唐代三大诗人之一。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,世称“元白”,与刘禹锡并称“刘白”。
白居易的诗歌题材广泛,形式多样,语言平易通俗,有“诗魔”和“诗王”之称。官至翰林学士、左赞善大夫。有《白氏长庆集》传世,代表诗作有《长恨歌》《卖炭翁》《琵琶行》等。公元846年白居易去世于洛阳,葬于香山。

...卷一》中有一篇文章提到“紫薇花对紫微郎”,能帮我找出这首词吗...

紫薇花 白居易
紫薇花对紫微郎,名目虽同貌不同。
独占芳菲当夏景,不将颜色托春风。
浔阳官舍双高树,兴善僧庭一大丛。
何似苏州安置处,花堂栏下月明中。

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微郎 什么意思

这句话的意思是为了表达作者的孤独之情

曾对紫薇郎的紫薇花什么典故

紫薇花对紫微郎(簪花解语)紫微,古代天文学中指紫微星垣,自汉代起用来比喻人世间的帝王居处,即指皇宫。唐代,中书省设在皇宫内,是国家最高的政务中枢,故“开元元年,中书省回紫微省,中书令日紫微令。” 碰巧,紫薇花名与“紫微”音同,字形近同,仅于“微”上多一草头,加之紫薇花所具有的独特魅力,于是紫微省名立后,紫薇花遂被移植省中。过了几年,紫微名被废弃,复称中书省,但紫薇花却早已在宫中扎下了根。 中书省易名紫微省,中书令易名紫微令,虽时间不长,却成为历史掌故,以致后来凡任职中书省的,皆喜“紫微”称之。唐代诗人杜牧当过中书舍人,人称“杜紫薇”,南宋诗人吕本中亦当过中书舍人,他的诗话著作就题为《紫微诗话》。大诗人白居易也任过中书郎,并写有紫薇诗:“丝纶阁下文章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;独坐黄昏谁是伴?紫薇花对紫微郎!” 我国是紫薇的原产地之一,并且自古就是世界上的栽培中心。紫薇为千屈菜科紫薇属医学落叶乔木,为阳性树种,喜光,温暖气候、肥沃土壤,耐阴,耐旱,忌涝,抗寒性强,北方也可露地越冬。 古时人们认为紫薇以花色紫者正宗,故称紫薇。《学圃余疏》说:“紫薇有四种,红、淡红、紫、白,紫却是正色。”紫薇花期长,宋代杨万里咏紫薇花诗云:“似痴如醉弱还佳,露压风欺分外斜,谁道花无百日红,紫薇长放半年花。”诗讲的明白,紫薇从农历五月间开始着花,持续到九月,约有半年之久,所以它又有百日红的别名。 《广群芳谱》对紫薇评价很高,说它:“一枝数颖,一颖数花,每微风至,夭娇颤动,舞燕惊鸿,未足为喻。唐时多植此花,取其耐久,且烂漫可爱也。”紫薇确实可爱,人若用指甲搔弄紫薇的树身,树的枝枝叶叶就会轻微地颤动起来,好像动物一般有怕痒的感觉,所谓:“薄肤痒不胜轻爪”,因此,人们又给它起了怕痒树、痒痒花的名称。清代有词这样写:“一树瞳胧照画梁,莲衣相映斗红妆。才试麻姑纤鸟爪,袅袅,无风娇影自轻扬。谁凭玉阑干细语?尔汝。檀郎原是紫薇郎。闻道花无红百日,难得。笑他团扇怕秋凉。” 对清代陈其年定风波词,著名文学家、园艺学家周瘦鹃评说;“上半阙还不差,而下半阙来了个紫薇郎,就感到减色。” 因紫薇花与紫微官署有密切联系,因而诗人就常常将其与官扯到一起,誉称其“官样花”。宋代大诗人陆游《紫薇》诗就讲:“钟鼓楼前官样花,谁令流落到天涯。少年妄想今除尽,但爱清樽浸晚霞。”诗人青年时期被皇帝召进京城,赐进士出身,但后来被贬出京师,仿佛流落天涯的紫薇花,看多了官场的风风雨雨,早年的理想抱负,早已销蚀殆尽,只是喜欢酒杯中晃动的晚霞般的花影了。 紫薇寿命长,可活500年以上,仍繁花似锦。至今昆明、苏州、成都都保存有500—700年的古紫薇。不仅如此,紫薇全身都是药,其性寒味微酸,有清热解毒、止痢、止血、止痛功用,以根、叶、花入药,全年均可采集。俗话说,牙痛不是病,痛起来真要命,挖掘些紫薇根,洗净,和瘦猪肉一起炖煮,30克紫薇根配100克猪瘦肉,煮得烂烂的,当菜吃,几天后,牙就不疼了。 人有人缘,树有树缘,由于紫薇树形优美,花色艳丽,花期较长,适于种植在建筑物前、庭院内、道路旁、疏林和草地边缘。也可成片成丛种植,宋代梅尧臣对此颇有感慨:“禁中五月紫薇树,阁后近闻都著花,薄薄嫩肤搔鸟爪,离离碎剪晨曦霞。” 也许正是紫薇这种独特的“性格”,也就有了“人性”,不信,请听听李渔的评述,别人不信,我倒信了。“人谓禽兽有知,草木无知,予曰:不然。禽兽草木尽是有知之物,但禽兽之知,稍异于人,草木之知,又稍异于禽兽,渐蠢则渐愚耳。何以知之?知之于紫薇树之怕痒,知痒则知痛,知痛痒则不知荣辱利害,是去禽兽不远,犹禽兽之去人不远也。人谓树之怕痒者,只有紫薇一种,余则不然。予曰:草木同性,但观此树怕痒,既知无草无木不知痛痒,但紫薇能动,他树不能动耳。人又问:既然不动,何以知其识痛痒?予曰:就人喻之,怕痒之人,搔之即动,亦有不怕痒之人,听人搔扒而不动者,岂人亦不知痛痒乎?由是观之,草木之受诛锄,犹禽兽之被宰杀,其苦其痛,俱有不忍言者。人能以待紫薇者待一切草木,待一切草木者待禽兽与人,则斩伐不敢妄施,而有疾痛相关之义矣。” 之所以引用李渔这段文字,是觉得值得一用,正所谓世间万物皆有情感,万不可轻视,皆须善待,才能合睦相处。这些年来,人做了许多不善之事,又怎能得到一切草木、禽兽的善待呢?而今,人正在改变自己以待草木、禽兽的态度,再过若干年,也就又能与自然界的其它物种共存共荣了吧